NANA本篇
第一集
奈奈:「吶!娜娜,還記得我們的初次相遇嗎?」
「我是一個非常相信命運的人,我覺得這就是命運, 你嘲笑我也沒關係!」

第二集
奈奈:「我的家鄉,四面環山,是個不大不小的城市,既稱不上是鄉村也不算是都市,就算來觀光也沒什麼特產!」
「我是三姊妹中間的那一個,被收入平平的父母,就這麼放任著,在這樣的環境下慢慢長大,在縣內普通的高中就讀,差不多快要畢業了!」

第三集、第四集
(無)

第五集
娜娜:「那一晚所產生的感情,該如呵稱呼才好呢?」
「說是愛情或是心動,都過於甜美不足以形容!」
「混雜著嫉妒的羨慕、焦躁感,還有….慾望!」
「一直到現在還是會時時不安,和蓮一起生活的日子總是會從夢中出現!」
「對於自卑的我而言,蓮實在太過耀眼奪目了,無論如何追趕,都還是感到遙不可及!」

第六集
(同第一集)

第七集
奈奈:「連總是愛做白日夢的我,作夢也沒想到,會再度和那個只知道名字的女生相遇!」

第八集
奈奈:「VIVIENNE、WESTWOOD、SEX PISTOLS、SEVEN STAR、加奶的咖啡,和點綴著鮮草莓的蛋糕,還有蓮花!」
「娜娜喜歡的東西,一直都沒變,對於善變的我而言,真的是非常帥氣!」

第九集
奈奈:「娜娜的手臂上紋了一朵火紅妖艷的蓮花,這到底有什麼意義,那時的我當然是不可能會知道的!」

第十集
奈奈:「那晚震撼的演出一直持續到了深夜,不說也知道,附近的居民有多困擾!」

第十一集
奈奈:「來東京已經一個月了,原本運勢超好的我…..大暴落!」

第十二集
奈奈:「也許這是題外話,但這是我切身的感受,我從小時候開始,無論別人怎麼評斷,我的夢想就是成為“可愛的新娘”!」
「只有這個,別無選擇!」

第十三集
奈奈:「我選這份工作最大的原因,是因為與銷售不同,有週休二日!」
「希望可以跟因為要上學跟打工而無法見面的章司,能夠盡可能有多一點相處的時間!」

第十四集
奈奈:「明明已經5月了,晚風卻仍然讓人感到冰冷,和我那位於山谷間的家鄉,沒有什麼差別,原本還以為東京是個更加溫暖的地方!」

第十五集
奈奈:「那個時候,我雖然無法好好愛一個人,卻還是盼望有人能疼愛我!」

第十六集
奈奈:「那一晚,娜娜牽著美里的手,一句話也沒說的走了出去,一直到了早上也還沒回來!」

第十七集
奈奈:「連我自己都覺得,我過去實在太粗心了,比方說是耳環的數目還有說話的方式,娜娜和蓮實在是非常相似,讓人感受到他們兩人過去的沉重!」

第十八集
奈奈:「當時,已經出道三年的TRAPNEST,單曲、大碟都登上暢銷排行榜的冠軍寶座!」
「主唱雷拉的音量超過了一般的日本人,音域廣闊,十分出眾, 她所唱的曲子大多都是出自蓮的筆下!」
「那天,演唱會結束的兩個多小時前,我彷彿是在看蓮的個人表演一樣,雙眼追逐著蓮的身影,希望蓮能注意到娜娜的存在,暗中不停的發送電波!」
「我感覺到蓮偶而會往這邊望,但很快的,那雙眼又轉到別處去了!」

第十九集
奈奈:「再次戀愛的話,至少要找一個有點冷酷的人比較好,對於我無理的任性,不會每次都斤斤計較!」
「即使吵架了,到了第二天,還是會送我一朵玫瑰,然後說一些情話!」
「我想要這樣的男人!」

第二十集
淳子:「你的園子最近不是豐收嗎?」
奈奈:「已經不是為了豐收而雀躍的時候了!」

第二十一集
奈奈:「在我很小的時候,以為媽媽這種生物,生下來就是媽媽,老師就是老師,就像巡警就是巡警一樣,不是別的生物!」
「藝人始終就是藝人,感覺和自己是不同的生物,即使到了20歲,這種想法仍然沒有改變!」

第二十二集
奈奈:「那個時候,想實現的願望,多得數也數不清!」

第二十三集
奈奈:「我和巧一句話也沒說,在我們只顧著接吻,倒在床上時,我隱約感覺到娜娜出門去了!」
「我那思考線路已被截斷的腦袋,模糊地認為她是去見蓮了!」

第二十四集
奈奈:「那天晚上,娜娜一直都沒有回復我的簡訊,焦急的我,心裡越來越感到不安!」
「直到我拿起手機時,已經過了凌晨12點了!」
「終於….手機響起了收到簡訊的聲音!」

第二十五集
奈奈:「娜娜不在家的兩個星期裡,我為了消除自己一人在家的寂寞感,將打工排的滿滿的,每天都累的筋疲力盡,!」
「就算這樣,我也沒缺席到練習室看他們練習,回家的時候,總是由阿伸送我,和巧一直沒有聯絡!」


第二十六集
奈奈:「如果這樣還不夠格成為職業的樂團,我覺得這個世界一定有問題!」

第二十七集
奈奈:「就算感情在怎麼好,就算常去練習室,我始終不是BLAST的一員, 我知道這個事實將會越來越明顯!」
「與其說是寂寞,不如說是恐懼更加貼切!」
「為什麼我會這麼的脆弱呢?」

第二十八集
奈奈:「接吻,然後牽著手,沒有任何言語,一直走到了便利商店!」

第二十九集
奈奈:「被太陽曬過的牆上,留下了消不去的海報的痕跡!」

第三十集
奈奈:「我到現在還是一直持續叫著娜娜的名字,不論有多痛苦,我都會叫到妳回應我為止!」

娜娜:「沒能遵守約定,真是對不起了!」
「雖然妳可能已經不記得了,可是我真的想過,建一棟有大庭院的豪宅,在看得見海的陽台上,有新式的廚房跟地下錄音室,在妳的壁櫥裡,總有取之不盡最齊全的流行服飾,好讓總是被男人弄哭的妳,無論何時都能再次….展開笑容」

第三十一集
娜娜:「我知道蓮想要有小孩,也知道就算有了孩子,也還能繼續唱歌….」
「我大概只是….沒有當個好母親的自信吧!」

第三十二集
娜娜:「“TRAPNEST”的意思是“有陷阱的巢穴”,一旦闖了進去,就無法靠自己的力量逃脫!我覺得這是一個佔有慾極強的男人所想出來的名字!」

第三十三集
娜娜:「已經沒有閒情逸致去編造合適的藉口了,說什麼床太小還是忘了帶錢包…」「當我感到寂寞難耐的時候,我希望在我身邊的….卻不是蓮」

第三十四集
娜娜:「16歲的夏天,我換抽起了SEVEN STAR的香煙,因為蓮抽這個牌子,耳環的數目也增加到和他一樣,穿同款式的靴子,睡在同一張床上,做同樣的夣….」
「可是,蓮卻離我而去了,在我心裡的某個角落,也許從來都沒有原諒過他,就像無法原諒我的母親一般….」

第三十五集
娜娜:「草莓圖案的玻璃杯,100元商店仍然有在賣,然而….只要想到小八那麼珍惜,
不願多買備份的心情,左臉頰已忘懷的傷,突然又劇痛了起來!」

第三十六集
娜娜:「早知道就不該帶手機,明明自己無緣無故不回家,卻因為收不到任何小八的簡訊,就認為她是任性的女人,而煩躁不安….」
「明明只是聯絡的工具,並不想以此來測試人與人之間的親密和疏遠的說…..」

第三十七集
娜娜:「看到空蕩蕩的房間時,突然覺得自己好像迷路了,闖進了一個只有自己的孤獨世界中!」

第三十八集
娜娜:「常聽人家說,越是吵架的朋友感情越好,可是吵架終究只是兩個自我的衝突,畢竟人不是只要說出真心話,就能互相了解的!」
「想要一輩子不受傷,雖然是不可能的事,可是一定要努力不傷害身邊的人,不知怎麼的就是有種強烈的想法!」

第三十九集
娜娜:「當時,我的房間裡既沒有電視也沒有電話,因此,我是最晚知道的一個,極端地不愉快!」

第四十集
娜娜:「並不是什麼讓人眉頭深鎖的嚴峻事態,也不是什麼嚴重的新聞,打破寧靜早晨的演唱會影片,和濃妝豔抹的主唱的緋聞,衝擊也夠大了,應該會有勝算!」

第四十一集
娜娜:「在緊張忙碌的連睡覺時間都沒有的生活中,我完全沒有察覺,自己擬定的作戰計劃,存在著錯誤!」

第四十二集
娜娜:「絕對無法深入思考,一直曖昧的蒙混著的問題,終於到了不得不面對的地步了!」

第四十三集
娜娜:「要是我現在死了,我想蓮也不會跟我一起死的,但是,這樣就好,他應該就要這麼做….」
「然而,我卻因此而感到悲傷,我一定有問題….」

第四十四集
娜娜:「我的夢想….就是讓樂團成功,讓全日本的人都記住我的名字,即使會讓某個人不再叫我的名字也無所謂….」

小眼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