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已經出道第3年的TRAPNEST,
單曲、大碟都登上暢銷排行榜冠軍,
主唱雷拉的音量超越一般日本人,
音域寬廣,非常出眾。
她唱的曲子,大部分都是蓮寫的。

那天,
演唱會結束之前的兩個多小時,
我仿佛在看蓮一個人表演一樣。
眼睛追逐著蓮的身影,
暗中不斷傳送著電波,
期望蓮能發現娜娜的存在。

我感覺到,
蓮偶爾會望著這邊,
但是很快的,
他的眼睛又轉向別處。
接收不到電波嗎?
好不容易才來到這裡的!
近在眼前的舞台,
感覺卻好遙遠。

ENCORE時的兩首曲,
蓮一次都沒有向這邊看。

好像做了一場夢一樣。
結果蓮現在是超級巨星,
不可以再隨便接近。
明白這件事以後,
心情變得沉重起來。

娜娜去見蓮。
她到底有什麼打算?
她想說些什麼呢?
娜娜一向喜歡逞強,
很擔心啊!
擔心得都睡不著了!

那個時候,
我曾經想過……這輩子不再談戀愛了。
可是,無論如何被傷害、如何痛苦,
還是想再做一次夢,
從心底愛上一個人。
那天晚上,
我一邊為娜娜的幸福祈禱,
一邊在心裡這麼想著。

要再次談戀愛的話,
至少要找一個酷一點的男人。
不會每次都介意我的任性,
但即使吵架了,
第二天……還是一定會送我一枝花,
然後說一句情話。
像這樣的男人。

那天晚上,
我做了一個夢。
雖然記不清夢的內容。
但那是一個被溫馨、幸福的感覺包圍著的夢。
就這樣,
我醒來時已經是下午了。
娜娜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睡在我身邊。

娜娜真是的!
果然問她她也不告訴我!
枉我為她擔心得連拓實都忘了看!

“本來想跟他做個了斷……讓一切事情都結束的……
我也不知受了什麼影響……真沒面子……”
紅著臉說出這些話的娜娜,
變得好嬌小。
從來沒有見過她這麼可愛。

雖然……
說不需要章司的明明是自己,
但因為泰這麼溫柔,
令我忍不住說出了被拋棄了這種傻話。
我明明已經不再喜歡溫柔的男人的。
因為被背叛的時候會很痛苦。

可是,我卻非常相信泰,
如果像現在這樣,
經常見面,
說不定我真的會喜歡上他……
我可以喜歡他嗎?
不可以嗎?

娜娜從那個晚上開始,
突然開始鍛煉腹肌。
於是,我也決定要陪他。

是不是只要努力就能令泰注意到我呢?
不太可能吧!
我覺得泰對我並沒有男女之間那種喜歡的感覺!
甚至完全不把我當成女人!
機會渺茫啊!
也許放棄了還好!
我已不再是只滿足於單戀的年齡了!
啊啊……
有沒有人……
可以抱住我呢!

“回來啦,奈奈!”
那時候我忍不住哭了出來,
是因為我馬上明白到,
這種想做夢一樣的事情,
是娜娜特意為我安排的獎勵。
這種方式比說100次多謝更能讓我感覺到愛,
我真的非常高興。

“你的菜園最近不是豐收嗎?”
已經不是為豐收而高興的時候了!

可是,真正的蓮和拓實跟我想像中的相當不一樣呢!
TRAPNEST很少上電視,
從歌曲或樣子的感覺來判斷,
還以為那兩個人非常酷啊。
尤其因為拓實是隊長,
接受訪問時很正經,
說話又很有內涵,
所以就單方面以為他絕對是個成熟穩重的男人。
其實他倒像個爽朗的哥哥……

為什麼心情,
會那麼低落呢?
知道蓮是娜娜舊男朋友時,
我是那麼的興奮。
但泰和雷拉的事情卻帶給我很大的打擊。
不管是多久以前的事情,
既然那麼有才華漂亮女孩也曾經是他的女朋友,
他當然不會將我放在眼裡!
根本無法比較呢。
是不同的世界。
突然覺得泰距離我很遠!

可是,
在這裡的每個人,
對凡人的我來說,
本來就是不同世界的人。
因為我是娜娜的同居人,
他們才會對我好啊。

第一次跟伸夫單獨相處,
竟然就可以聊這麼多話題。
兩個人這麼合拍,也許是因為投緣吧!
本來低落的情緒,逐漸開朗起來。
如果男朋友是像伸夫這樣的人的話,
一定每天都會很快樂吧!

可是……
是因為泰沒希望了,才轉向伸夫嗎?
深深覺得自己是三心二意的女人呢。
可是,我不是只是男人都可以哦!
淳子說的不錯呢,我的身邊真的是大豐收啊!

我突然覺得阿八這個稱呼真的十分可愛呢!
雖然心情波動了很多次,
不過,
真是特別的一天!

那天,
我跟拓實正經談過的話題,
大概只有淳子家的番茄。
即使這樣,
我已經充滿了幸福的感覺。
可是。
為什麼人的欲望……總是永沒盡頭的呢?

真一,你真的……
怎麼辦?
這孩子真的為了錢而去跟女人睡覺。
雖然早就知道,可是,怎麼說呢……
因為年齡剛好,又長得好看,當然受女人歡迎啊!
可是,我以為他只是愛玩而已。
我真的可以任由他這樣下去嗎?

如果口渴了,
有110元就可以喝到咖啡。
可是我,
喜歡在可愛的咖啡座喝茶。
喜歡住在漂亮的房子裡,
穿著流行的衣服,欣賞熱門的電影,
更換最新的手機,考駕駛執照,到海外旅行,
為了這些,不能不找工作!
不能不努力工作!
一想到是為了這些,
就覺得不快樂。
難道這樣還不夠嗎?
就算我想到這麼多想要的東西,
仍沒法讓我產生在這裡重新開始的力氣。
如果我也能有一個……能夠讓我著迷,
讓我能為此而努力的事情就好了!

這是我20歲的夏天的開始。
內心空洞洞的我,
卻毫無悔改之意。
只有戀愛才能滿足我。

當時的我看到……圍繞著娜娜的世界,
一切都是那麼耀眼美麗。
我不是任何男人都可以哦!
我只是想要待在同樣的光芒之中。

在我很小的時候,
以為媽媽這種生物,
生下來就是媽媽。
老師生下來就是老師,
巡警生下來就是巡警,
而不是其他任何生物。
即使20歲了,
這想法仍然沒有改變。
藝人始終就是藝人,
是和自己不一樣的生物。

這果然是夢!
因為在現實生活裡,
不可能有這種事情發生!
就算有,也不可能發生在我身上。
不可能!

做夢一樣的吻,
讓我從夢中突然醒過來。
這不是夢。
拓實不是王子。
肯定只是落得一夜情的下場。

怎麼辦!
不如趁現在走吧?
那麼,我又為了什麼而上車呢?
我應該不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想要做他的女朋友吧?
當然也不會幼稚得以為只是游游車河、吃吃東西這麼簡單吧?
我其實在心底,
也是盼望著這樣的發展。
無需要後悔啊!
這樣的事情,不會再有第二次了!
反正現在也沒有男朋友,
沒需要覺得內疚啊。
只要把它當作一輩子一次的特別回憶就好了……

為什麼這麼傻!
他一定會認為我是個隨便的女人了。
不過,我本來就是那種女人!
雖然發生或許多事情之後,
想過要比以前謹慎一些,
可是,
自從17歲的夏天以來,
一點也沒有改變。
只要能沉醉在這一瞬間的幸福裡,
明天的事情,我已經不在乎。

就好像自己的城堡一樣那麼清楚!
在拓實的身邊,
一定有很多像我一樣蠢的女孩在團團轉。
我只不過是其中的一個。

可是,既然我早已說服了自己……
把今天晚上的事當作是做夢,
應該沒有關系吧?

不可以當真啊!
沒問題的!
我不會這麼愚蠢!
畢竟我也不再是17歲了!
沒問題!
我已經做好心理准備了。
我不會認真的,
只是想做一個短暫的夢。

沒辦法對娜娜說。
不想讓她知道。
如果被她知道
我竟然做出想那些輕佻女孩般的行為,
她一定會輕視我的。
可是,娜娜,我真的很希望……
能像你一樣直接坦白地去愛一個人。
就像娜娜和蓮一樣,
我也想跟一個人有這麼親密的關系啊!
娜娜!其實……我不是真的覺得沒問題的!
我真的很討厭只跟拓實睡一晚,
然後就被他拋棄……怎麼辦?
我好怕!娜娜!
但事到如今,我已經沒有勇氣逃走了。

我也說不出希望他能愛我!
不行了!
可能又會弄到遍體鱗傷!

拓實的頭發,長得可以把我蓋住,
我全身包裹在他的長發裡,
突然很想他一輩子都留著長發。
明明知道沒有機會再觸摸,卻仍然這麼想。

雖然嘴巴說著舍不得離開,
卻一做完那件事就匆忙回去了。
連走的時候都這麼性急……
真是忙碌的王子啊!
我也回家吧?
公主游戲已經結束了。

TRAPNEST巡回演唱的最後一天
7月8日在東京公演
我沒有演唱會入場券,
只能做好飯在家裡等。
心中帶著一點點希望地等。

拓實的事情,
怎樣都無法對娜娜說出口。
不只是她,
連淳子我都無法說出來。
不能告訴任何人的戀愛,
這是第一次。
真的很痛苦呢。

娜娜!
娜娜是我崇拜的人,
實在很想變得像娜娜那樣。
一直抱著這樣的想法,
活到今天。
所以,求求你!再一次唱歌吧!

小眼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