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這樣還不足以成為職業的樂團,
我覺得這個世界一定有問題。

那天,是BLAST第三次在東京上台演出,
地點在老地方的LIVE HOUSE,
而且是最初40分鐘表演的開場樂隊。
穿過了為了占據前面位置,開場前就來排隊的人龍……
去買果汁的美裡,興奮地跑著回來。
不過是第三次的演唱會,
比預定時間提早開門的會場,
一下子就被長蛇般的隊伍填滿了。

每開一次演唱會,
觀眾的熱情就越高漲,
甚至讓人覺得暈眩。

那天,
在7點正表演開始時,
最先站上舞台的就是娜娜。
每開一次演唱會,
歡呼聲就會越來越大,
身處其中,
我好像失去了容身之處。

曾經是同學科的朋友……
淳子他們在自己的世界裡十分努力呢!
我有種漸漸被拋離的感覺……

我總是在做這些白費工夫的事。

我呢?
娜娜,我呢?
娜娜她……
會把一心一意追隨著自己,
每次演唱會都到東京來的美裡……看得比我更重要,
也是理所當然的。
優先去跟唱片公司洽談而放棄我們之間的約定,
也是很自然的事。
不再和我共同生活,選擇與蓮在一起,
也是理所當然吧。
全都可以理解呢。
可是,這樣一來,我不是已完全不被需要了嗎?

娜娜!
如果我們是情侶的話,
這種程度的空隙,
只要擁抱在一起就可以填補了吧。
還是,
這種寂寞的感覺……是每個人都有的呢?
我並不是想一個人獨自去占有娜娜。
只是希望娜娜需要我。

就算感情再好,就算經常到錄音室去,
我始終不是LBAST的成員之一。
我知道這個事實將會越來越明顯。
比起寂寞,說城市恐懼更貼切。
為什麼我會這麼脆弱啊!

鬧鐘的響聲,
我弄出來的聲音,
全都沒有弄醒他,
拓實真的是非常疲倦呢。
即使是這樣,仍然肯跟我見面。
雖然覺得很高興,
卻也覺得有點罪惡感。
對拓實來說,
我可能只是一個他想要的是就可以做出配合的方便女人。
可是,現在看起來,
反而更像是我覺得寂寞,
想找個男人來抱住自己時,
才利用了拓實吧。

這一天的工作是在超級市場裡賣牛奶。
我到底要重復這樣的生活到什麼時候?
每天都毫無進步!

真好呢——
真羨慕啊!
我也好想早點結婚!
就算找不到有意義的工作,
能夠為心愛的人每天作飯的話,
就已經是非常幸福了!
可是,我跟拓實,
絕對不可能結婚的。
我對拓實也不抱有那種期望。
像這樣沒出息的關系,還是應該早點結束,
然後去談一場正經的戀愛吧。
不過,像我這樣的人,
在有生之年,真的可以找到……
相愛的對像嗎?
我要是繼續過著這種無意義的生活,逐漸衰老,
然後一個人孤獨寂寞地死去的話,
那怎麼辦啊?

不會彈吉他,也不會彈鋼琴的我,
絕對不可能成為BLAST的一份子。
但對BLAST的成員、BLAST的音樂,
我那份喜愛的心情,是絕對不輸給任何一個人的!
只有這件事情,
我可以發誓!

怎麼辦?
兩個人單獨相處,不知道說些什麼才好……
一定可以的!
跟拓實說再見。
如果做不到的話,就必須掙脫這雙手臂。
“再見吧。”
說得出口吧?
可以的!
沒問題的!
一定會幸福的。
因為在這雙手臂中,
有我想要的全部的未來。
我有這種感覺。

娜娜。
那一晚,
我在心內發的誓,
到現在仍然沒有褪色,
在我的心中。
我沒有忘記,
我們描繪出來的夢想的光輝。

接吻,
然後牽著手,
沒有說話,
一直走到便利店。
他的手好溫暖,和娜娜的一樣。
我想……跟這雙手……
就這樣永遠不分開啊!
要怎麼做,我的這種心情……
才能被了解呢!

那天在伸夫面前,
就那樣追著拓實沒有回來的我,
事到如今再說什麼都不會有人相信吧。
可是……我其實……
一直都在忍耐。
我很想成為伸夫的女朋友,
很想讓伸夫觸摸我,
希望能緊緊結合的那天可以早點到來。
我一面沿著河邊走,一面在內心默默盼望著。
現在,
他有著什麼表情?
心裡在想著什麼?
我怕得不敢去確認。
就這樣……將我搶過來,
也沒有關系啊!
可是,
明明還有第二個男人,卻這麼容易就變心的女人……
萬一真的讓他幻想破滅了,怎麼辦?!

我……是在做夢嗎?
我絕對……不想醒過來!

娜娜,
到今天為止,
我雖然談過很多次戀愛,
卻一直認為,
在現實生活裡,
不可能會有人說出這樣的話。
蓮對娜娜——說了怎麼樣的話呢?
好想告訴娜娜!

還是等跟拓實分手,清楚了斷之後再告訴娜娜吧!
是娜娜安排拓實跟我見面的,
而且還那麼支持我,希望我們發展順利。
她一定會覺得我在亂搞關系了。
如果換作我是娜娜,我也會這麼想啊。
莫說是娜娜了,任何一個人都會這麼想吧!

“永遠留在我身邊!”
分手的事情,在電話裡說吧!
我不想看到……
這麼高傲的人受傷的樣子。

結束了嗎?……
他沒有再打過來。
我……
為什麼要死纏著這種沒有愛的男人?
感覺好像100年的戀愛冷卻了。
不!
我一開始就知道拓實沒有愛。
拓實不可能因為我說的話就受傷的。
但我卻可以從100年的沉睡中蘇醒。
見面的時候,總是在床上。
口裡說著甜言蜜語,
用力的抱著我,這樣……
我就以為愛情總有一天會來臨。
可是,那果然只是一個幻想。
我終於清醒了!

“我相信你!我等你!”
真正的王子的吻,讓我清醒了!

啊,娜娜!
蓮對你……說了什麼表示愛的說話嗎?
早知道那個時候,
應該先向娜娜問清楚。
那個貓腳的浴缸,已經不在這裡了。

太陽曬過的牆上,
留下了消不去的海報痕跡。

伸夫真愛撒嬌呢!
真傷腦筋!
想撒嬌的明明是我啊!
可是,這種感覺是什麼呢?
就好像是……
濃得化不開的愛!

想對他溫柔,
想留在他身邊,
想成為他的力量,
想與他緊緊相擁,
他所盼望的,全部都想為他實現。
在今天以前,
我只會盼望男人這樣對我。
也許,那是一個很大的錯誤啊!

娜娜她……
怎麼可能不了解呢?
因為娜娜……一定比我……
知道更多伸夫的優點吧。
為什麼?
眼淚……
娜娜什麼事情都沒有追問。
我也覺得,就算再多說什麼,
聽起來也會像借口一樣,所以也沒有再說。
根本不需要解釋啊。
只要我好好珍惜伸夫就是了!
娜娜早就知道會有這樣的發展。
我覺得我這次一定會成功的!
以前淳子曾經說過“為對方著想”的意義。
我現在終於有點明白了。

只是想要封印住回憶的,
為什麼會有犯人在毀滅證據的感覺呢?
我是不是……
又有什麼地方做錯了?

娜娜!
犯過的錯、受創的傷口,
不是堵住就會消失的。
我到現在仍然繼續叫著娜娜的名字。
無論如何的痛苦,
都要叫到你回應我為止。

小眼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