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娜娜,
還記得我們的相遇嗎?
我是一個非常相信命運的人,
我想,這絕對是命運的安排。
你盡管笑我吧!

現在回想起這樣做,
簡直是離家出走。
但是,我的父母似乎沒有太吃驚。
我有一個大我兩歲的姐姐,
還有一個小我兩歲的妹妹,
平時就是一個吵吵鬧鬧的家庭!
再加上那個時候,我不論睡覺或醒來,
都整天叫嚷著“我要去東京”,“我想住在東京”。
我的離家,父母內心可能正默默慶幸,
終於少了一個吵死人的女人了!

離開溫暖家庭,
遠赴他鄉的寂寞,
告別住了20年熟悉街道的感傷,
在那一刻,我絲毫傷感都沒有!
可以到東京去,
讓我高興得忘了一切,
我的心裡充滿了渴望了期待。

從今以後,
我可以在東京的天空下,
每天與章司見面。
不再是用電話和電郵,
而是面對面的,
說許多許多的話。
唉唉!真希望立刻可以站在東京車站的月台上!

還記得我們的相遇嗎?
窗外不知何時又開始下雪,
車子停了又走,走了又停,
結果花了5個小時,才到達東京,
我卻一點也不覺得無聊。
不過我只顧著說自己的事情,
完全沒有問娜娜的個人事情,
只要是有關娜娜的事,就算我問,
我想你也一定會岔開話題。

雖然和章司一起生活,
可能會有問題,
但是要我一個人獨居,
問題可能更大……

遠在我出生以前,
這棟房子就已經建造好了。
建築風格非常接近西洋。
西式風格的簡單線條。
我一眼就愛上了這裡。
唯一可以挑剔的,
就是這裡樓高七層,卻沒有電梯。
對鄉下長大的我來說,
綠意昂然的河邊環境,
真的具有相當大的吸引力!

嘿!娜娜!
我們曾經肩並肩,站在河邊,
欣賞河面閃閃發亮的波光!
那時,你隨口哼出的曲調,
我好想再聽一次!

即使整天做白日夢的我,
也沒有想到竟然有一天,
那個完全不知姓名的女孩,
我會再度與她重逢。

那個時候,
不知道為什麼,
我突然有一股想哭的衝動。
到底為什麼想哭,我也說不清楚,
娜娜伸出的手,
竟然是這麼的溫暖,
連我的內心都感覺到溫暖。

就這樣,我和娜娜的同居生活
平安無事的揭開了序幕。
剛剛來到東京的我,
在那時,沒有把握,
可以成功得投身社會工作。
也沒有把握,
可以維持跟章司的感情,
擔心的事情,多得數不清。
可是,我對跟娜娜開始一起生活的事,
卻不可思議,絲毫憂慮都沒有,
到底是為什麼呢?
真的很難用言語解釋清楚。

VIVIENNE,PISUTORUZU,SEVENSTARS,
加了牛奶的咖啡和放了草�%

小眼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